您的位置::沟北新闻 >财经> 节后铜市行情将如何演变

节后铜市行情将如何演变

宏观波动预计会加剧

上周,上海铜期货cu1911合约持有47,000元/吨,短期槽振荡,周线处于调整趋势。由于国庆假期期间宏观和外部商品的巨大不确定性,“铜博士”等较敏感品种的价格在假期后会发生很大变化。《期货日报》记者采访了许多资深行业研究人员,了解铜市场的未来趋势。

宏观压力?铜价反弹有限

“在经贸形势的影响下,有色金属行业自今年以来表现出明显的差异化。铜博士不再是过去有色金属的领导者,趋势是一个波动范围很广的过山车。随着国庆假期的临近,市场将聚焦于假期的不确定性和中美经贸形势的发展。金融资产正处于一个敏感的时间点。市场上的避险情绪会有所增加。有色和其他弱势品种可能面临一定的销售压力。”国鑫期货研究咨询部主任顾凤达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益德期货有色金属研究人员李金涛表示,自今年以来,铜价一直在金融属性和商品属性的背离中震荡,尤其是前三个季度,受到宏观因素的极大影响,铜价接近低点。根据对当前中美经贸形势的分析,中美经贸小组最近近两个月来首次恢复了面对面的会谈。预计此次会谈将为10月初美国经济贸易代表莱蒂齐兹、财政部长门内钦和中国副总理刘和在华盛顿举行的高级别会谈奠定基础。

顾凤达认为,中美经贸谈判仍是未来一段时间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主要因素之一。自中美经贸摩擦出现以来,人民币双向波动加剧,信贷增长乏力和投资乏力带来更大压力。尤其是有色金属市场的走势与经贸谈判形势高度相关,也受到汇率、市场流动性、产业政策等因素的影响。

他预测,尽管市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对宏观风险保持警惕,但中国的政策反应和供求因素将在铜价中发挥关键作用。第四季度,预计中国政府将坚持“六个稳定”,进一步放松信贷增长和地方基础设施投资,为有色金属等强周期性行业提供低支撑。

供求关系略有改善?铜供应紧张。

李金涛认为,在不存在重大宏观风险的前提下,考虑到矿山上游铜供应的明显周期性特征,铜价中长期趋势也将取决于铜市场供求格局的趋势变化,供需趋势的改善将很有可能推高铜价。

在供需方面,顾凤达表示,2019年至2020年,全球铜矿处于产能下降、品位下降、成本上升的局面,由此导致的铜产业链上游矿石供应紧张正在不断得到验证。然而,世界尤其是中国电解铜冶炼能力正处于快速扩张阶段,这加剧了铜供应的短缺。铜精矿加工费(铜供需的晴雨表)跌至五年低点,表明中长期铜资源配置价值正在逐渐显现。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今年全球铜供应量增长率的下降,铜精矿加工费tc/rc一直在下降,年初被视为行业标准的80美元/吨的粗精炼油费已降至55美元/吨,这意味着此前一直处于紧张平衡的全球铜供需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

「tc/rc费用一再下跌,部分反映铜供应紧张。市场聚焦于lme年会和中国铜原料联合谈判集团第四季度研讨会,预计明年将拉开铜精矿长期谈判周期的帷幕。铜矿和冶炼厂之间的博弈将为铜价未来的反弹和突破提供一定的话题。铜矿相对强势的地位预计很难轻易动摇,这可能会进一步推高铜价。”这些人说。

“目前,全球新增铜供应量的峰值已经过去,未来需要更高的铜价来刺激项目投资。然而,基于2019年以来的铜价,国际矿商仍没有足够的投资动机,铜供应可能难以增加。与此同时,世界铜矿品位持续下降、主要产地环境保护要求不断提高和政治风险等令人不安的因素不仅增加了铜矿的开采成本,还限制了铜矿的新供应。”中信建投期货有色金属分析师江璐分析。

他表示,2019年铜精矿的全球供应弹性相对较小,而新项目进展缓慢,供应紧张局面突出。在原有矿山的基础上增加产量通常需要至少2-3年的时间。因此,不仅铜精矿的紧张格局在下半年将保持不变,而且全球铜供应的紧张格局预计在未来1-2年内还将继续,这将限制国内外精铜的产量和供应。

全球库存低?基金组织做空意愿减弱

《期货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当前有色期货市场存在广泛的意见分歧。航空方面认为疲软的经济导致需求疲软,许多缔约方认为库存得到了支持,在政策增加的情况下,需求将触底。

金瑞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思然表示,有色金属行业,尤其是铜品种,在9月份之前一直处于熊市状态,但9月份之后,一些变化悄然发生。其中,基金看跌意愿的减弱和铜库存的消除非常值得关注。一方面,从comex和lme铜价今年的头寸结构来看,投机空头头寸的比例持续上升,近年来达到创纪录水平,但铜价近期并未大幅下跌。他认为,一旦宏观形势略有逆转,投机性空头头寸将很容易导致价格大幅反弹。

另一方面,目前全球表观铜库存处于历史低位,保税区库存已降至几年来的低位,长期锁定库存。预计流通铜库存的短缺将加强对价格的支撑。与此同时,随着去年第四季度主要公用事业公司对表观消费量的拖累大幅减少,如果宏观水平的稳定带来实际消费量的小幅增长,今年可能会有数万吨库存。

可以看出,库存是反映铜市场供需平衡的重要指标,也有一定的季节性规律。9月份,世界仍保持着去库存化的步伐。不同之处在于,在前一时期,只有伦敦金属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和中国的保税区在减少库存。然而,自9月份以来,comex库存自6月份以来首次略有下降。主要原因是lme-comex价格比有所反弹,comex库存因套利而下降。

数据显示,截至9月20日,欧洲、美国和中国三大交易所的总存量仅为469,800吨。与此同时,中国保税仓库的库存自5月份以来持续下降,现已降至31万吨,为2012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保税区的溢价也随着低库存和进口的增加而增加。在“金九银十”旺季和全球铜资源短缺的背景下,清仓力度比前几年更强。

中长期内仍然乐观吗?对铜价并不悲观

“自2019年以来,铜价大幅下跌,主要是由于宏观因素和消费担忧。世界铜精矿短缺在短期内难以改变。尽管冶炼产能过剩,但下半年需求被刺激和升温的可能性比供应方更大。预计2019年铜供应缺口将继续存在。”顾凤达的分析。

从工业基本面来看,他表示,未来2-3年,全球铜市场将继续处于繁荣周期。在中美经贸问题不会崩溃、地缘政治形势不会进一步恶化的前提下,对2019年第四季度铜价过于悲观是不合适的。

从宏观角度来看,迈尔亚期货有色金属研究员郑菲菲认为,美联储在9月份降息,全球开始了新一轮量化宽松。与此同时,即将于10月初举行的中美经贸谈判高级别会议仍值得期待。随着消费旺季的到来,全球电解铜库存预计将进一步减少,从而为铜价上涨提供动力。他预计铜价将在短期内波动,在46,000-48,000元/吨之间。

微观层面上,李金涛认为铜市场在“九金十银”高峰季节开局良好,有线电视公司开局良好。加上铜精矿供应紧张,同期铜库存处于历史低位,从而支撑了行业。他建议投资者在铜价每吨46,000元左右设置多头头寸。

资料来源:《期货日报》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免责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沟北新闻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s